巴塞尔米卢斯弗赖堡机场
首頁 > 書香文苑 > 文苑資訊 > 正文

離開部隊
2018-09-08 16:58:13   來源:更新鄉   作者:黃澤榕    編輯:韋麗梅   評論:0 點擊:

        從來沒想象過,當佘偉抱住我的時候,我會哭個不停。
        我沒曾想過,聲嘶力竭的時候,嘴巴會閉攏不上,被撕咧開,像是要一口氣吐述兩年來沒能說完的話。
        在極大的痛苦里面喘氣。
        可是并沒有發生多大的苦難,只是離開部隊。
        不知道該怎樣具體解釋,明明身上不疼,沒有作戰訓練時肌肉撕裂的感覺,沒有感到高負荷下身體的酸疼,可是胸口卻像被某種東西死死壓住。
        只能通過急促的哽咽去釋放。
        可每一聲哽咽都讓心里復雜的情緒更加澎湃,愈加翻涌不停。
        班長站在旁邊,注視著我們。
        沒有說話,只站在一邊看著我們哭得一塌糊涂。
        他沒像平時一樣呵斥我們,也沒被我們離別的嚎啕感染。仍舊像平時帶隊訓練一樣,抿著嘴,靜默地看著他身邊一個個的戰友,看穿我們每個人的心。
        每次訓練場上練我們最兇的是班長,可是最關心中途掉隊的人也是他;總喜歡在我們暢懷夜談的時候突擊查寢,可也讓我們總是緊急集合時第一個集合完畢的隊伍;班長在訓練跟生活中總是沉默嚴肅的作風,可他并不反對我們的隊伍里充滿著青春熱血的氛圍……
        班長站在一邊沒有說話,格格不入的樣子。
        可我們清楚,這次班長申請了特殊假期。
        班長只一個人站著,是因為大家都怕一開口跟班長說話,才克制住的情緒會因此決堤,像個孩子一樣賴在班長的肩膀上;怕自己哽咽流涕的樣子壞了班長身上軍人的氣魄;怕自己像剛入伍時一副傻小孩的樣子,不像一個班長帶過的兵,不像一個受過軍禮的兵。
        月臺響起即將發車的預警,列車馬上要開了。
        作為一個兵,這聲鳴笛對于我們就像一個指令,令行禁止。
        彼此離開堅實的臂膀,整理要帶上列車的行李物品。
        大家都知道分別的時候終于到了,這對于戰友們而言都是另一次嶄新的征程。
        只是眼睛還舍不得,舍不得離開一張張熟悉的臉龐,所有情緒都困在眼睛里,不停打轉,在邊緣被強忍住,不讓流出淚。
        列隊!整理著裝!班長忽然喊道。
        這是記憶中最整齊最迅速的一次列隊,尚未出發的兵用最快的速度站好隊列隊形,整理好著裝,昂首挺胸,等待下一個指令。
        敬禮!
        班長帶頭敬禮,我們的動作整齊劃一。
        沒有其他動作,只用眼睛注視著車上的戰友。車上戰友也是,停下手中的動作,眼睛注視著我們。
        沒人說話,可我們都懂,戰友的眼睛里藏著話,藏著兩年來還沒說完的話,藏著沒能說出口的兄弟情。
        列車慢慢動了。
        剎那間,眼睛里的所有的情緒由不舍變成了堅毅跟祝福,我們愈加認真地注視著對方,在心里做最真摯的祝福。
        眼睛跟著列車在動,心跟著列車好跑出去好遠。
        禮畢!

 關鍵詞: 部隊

上一篇:【散文詩】秦義長散文詩選(四章)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 收藏
巴塞尔米卢斯弗赖堡机场 二八杠是什么 新版本掌上168 赛车全天计划凤凰网 52牛牛 快乐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江苏快三大人工小计划 时时彩官方网投注平台下载 赛车pk拾开奖直播高手榜 篮球网页游戏排行榜 体彩走势图大全 天津十一选五手机版购买 飞鱼钱包网站 漳州彩票店转让 福建十三水摆法技巧 破解75秒赛车 时时彩五星绝杀一码技巧